你好,请 | 会员注册 | VIP服务热线:400-699-8859
首页 展易资讯 卫浴 比尔·盖茨新动向——厕所展会创新商机!

比尔·盖茨新动向——厕所展会创新商机!

来源:展易网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8日

从马桶抢购风潮开始,我们能够看到,中国人对以前摆不上台面的“卫生问题”越来越重视了。

新世代厕所或将促进中国厕所进行实质性的革命。

11月6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比尔·盖茨表示,新世代厕所即将问世。这种马桶综合采用了多种创新技术,能实现人类粪便降解灭菌,产出清洁的水和固态物质。这些固态物质可用作肥料,或无须再做处理就可以在户外安全排放。



“我们在保证安全如厕的同时,还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新商机。我们预计,到2030年,仅仅是第一代的新世代厕所,每年就能在全球范围创造出60亿美元的商机。如果再算上万能处理器及相关产品和服务,分散式厕所的市场潜力会更大。”比尔.盖茨表示。


无下水道连接的厕所技术

“我们能否采用更加经济的方法消灭病原体,满足城市快速发展的需求,又无需连接下水道,节省已经短缺的水资源和电力呢?”比尔.盖茨问。

很多人可能认为这行不通,可是盖茨的团队还是做到了。“新世代厕所”(Reinvented Toilet)的诞生,便是未来厕所革命的关键一环,或许将让困顿的中国厕所革命有所进展。

“我们团队将大部分精力用来关注粪便处理的整个价值链条,包括排泄物的收集、掏空、运输以及安全处理,甚至再利用,从而解决我们面临的一些障碍和挑战。”盖茨基金会WSH(水、清洁和卫生,即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项目高级项目官Erin McCusker表示。

Erin McCusker介绍,此项目是盖茨基金会在卫生领域的一个核心战略。2011年,盖茨基金会推出了厕所创新大挑战,在全球范围内征集创新性方案解决卫生挑战。“我们设想,能否设计出能够消除病原体的马桶,并且有效地减少环境污染风险。此外,这种马桶能否在没有电的情况下有效运行,从而便于城市以及农村地区的贫困人口使用。以及,能否消除气味,有效处理粪污,并让人们能够有尊严地使用。”

结果表明,盖茨的团队做到了。在过去的七年中,盖茨基金会投入了两亿多美元,与合作伙伴共同开发新一代无下水道连接的厕所技术。

“我们必须要攻克两大挑战。首先是让整个卫生服务链条上的粪便管理变得更容易,成本更低。在全球发展中国家中,有62%的粪便没有得到安全管理。以南非的一座城市为例,有97%的人类粪便未经处理。还有很多国家,这一比例甚至无法统计。”盖茨表示。

在没有安全卫生设施的地方,环境中的病原体引发了腹泻、霍乱、伤寒等疾病,每年导致近五十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亡。根据估算,全球每年由于医疗成本增加、生产力降低和收入减少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2230亿美元。

“如果我们不就此采取行动,问题会更加严重。在未来几十年,人口增加、城镇化和水资源短缺等诸多因素,会导致非洲和亚洲那些卫生系统本已不堪重负的城市承受更大压力,由于卫生条件恶劣造成的贫病交加的恶性循环也将越来越难被打破。”盖茨表示。

Erin McCusker介绍:“新世代厕所把价值链条中所有环节都整合到了一台马桶中,包括从最初排泄物的收集,到最后的处理等。此外我们还有另外一项技术,覆盖了价值链条中的粪污掏空和运输环节,就是全能清掏机技术,它能把蓄粪池清空,并同时开始粪污的预处理环节。我们攻克了技术瓶颈,了解排泄物的属性,并实现了分解技术,从而能够去除臭味、消毒、细菌监测,等等。”


满足人们安全用厕,还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盖茨在解读市场时表示,对新世代厕所有需求的首先是学校、公寓楼和社区公共厕所等。随着这种支撑多户使用的新世代厕所日益普及,成本不断下降,还会产生适合单户家庭使用的新世代厕所。除了资源有限的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也有民众想要或者需要这种离网式的家用厕所。


“即冲即忘”需变革

中国启动厕所革命后,全国新建厕所的数量明显上升。国家旅游局网站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0月底,全国已新改建厕所6.8万座,各地安排配套资金超过200亿元。

2004年,中央财政设立农村改厕转移支付项目,推广建造无害化卫生厕所,提出了三格化粪池式、双瓮式、三联沼气池式、粪尿分集式、双坑交替式及完整下水道水冲式卫生厕所等6种模式。2009年又将农村改厕纳入深化医改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予以大力推进。2004年以来,中央财政累计投入83.8亿元,新建、改造2126.3万户农村厕所。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CIED) 武洲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中国厕所与如厕环境已经得到了大大的改善,但也有许多需要反思和改进的地方,例如只注重厕所外观建筑的美观性,却忽略了厕所本身的如厕功能性。虽然厕所内各种设施配套很齐备,却安装错了位置,更对不同条件不同场景下的用户行为、使用心理、切实需求等调查研究还不透彻,造成后期厕所保洁压力增大,维护成本居高不下。

厕所建设项目前期缺少专家论证,后期缺少可持续评估标准,这些都为后期公共设施运营留下了隐患,甚至新建厕所投入使用出现问题后反复改建补救,造成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

“厕所的普及率的确已经很高,但是厕所化粪池里的物质没有进行合适的处理,很多厕所的粪便就直接排放到一些露天的场合,这会对地下水、环境造成污染。冲水式厕所是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在使用的厕所,但是这种技术仍然存在很多局限,特别是增加了后期的处理量和成本。”盖茨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刘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可见,目前所谓的卫生“黄金标准”,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即冲即忘”方案,已经不能适应人类健康的需求。

“很多人认为,排泄完之后冲水,到下水道系统里的排泄物已经得到处理了,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粪污处理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在某些地区这个环节是缺失的。在全世界有些城市中我们还是会看到露天排便的情况。在缺乏完整的服务链条的情况下,粪便也能普遍得到有效收集,99%的粪污都被有效地收集了。”Erin McCusker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被收集之后,人类排泄物并没有变的更安全。随着下水道进入蓄粪池的人类排泄物最终以污水处理的方式进行处理,使得人类排泄物的各种病菌藏匿在污泥中。

在“2017污泥高峰论坛(第四届)”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侯立安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重水轻泥”,污泥处理未同步跟上,我国污水处理厂所产生的污泥有80%以上没有得到妥善处理,污泥的随意倾倒、堆放和填埋,导致二次污染严重、污染减排效果打折扣。“实现污泥的前端源头控制和后端无害化资源化处置刻不容缓。”

统计显示,作为城市污水处理的衍生品,我国市政污泥年总产量逐年增大,目前已超过每年4000万吨,工业污泥产量虽呈下降趋势,但仍在3000万吨以上(以含水率80%计)。预计2020年,我国市政污泥产量将达到6000万~9000万吨。



就是这种污泥的存在,使得人类排泄物所带来的污染依然挑战着环境的安全。

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戴晓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污泥中富集了污水中30%~50%的污染物,里面含有病原菌、寄生虫(卵)、有毒有机物、重金属,甚至一些抗生素成分也包含在内,同时含有大量的氮、磷、钾等营养物质以及微量元素等成分。如果处理不当,就会污染地下水、土壤以及传播疾病。”

而侯立安则表示,我国对污泥的无害化处置手段比较落后,土壤填埋占65%,堆肥农用占15%,自然干化占6%,污泥焚烧占3%,其他方式占11%。土地填埋、露天堆放和外运的污泥决大部分属于随意处置,真正实现安全处置的比例不超过25%。

时至今日,中国的厕所革命已经不再是建厕所的问题了,而更重要的是处理厕所收集的污秽物。而厕所展则顺应潮流,想必将成为热门展会的一匹黑马。


相关展会

Copyright © 2015-2016 版权所有:北京展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66441号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驼房营南路14号八九八创新空间A01号楼1层 联系电话:010-67788898